欢迎光临新疆美食网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美食知识 > 正文

正规走黑摊来,早餐卫生为哪般?_食品安全 - 美食杰

新疆美食网 | 时间:2019-09-10 11:22:18

为了让市民更便利地购买早餐,早在2002年北京就启动了早餐车工程,各种形式的早餐车、早餐亭开始出现在大街小巷。而就在两个月前,全市开始规范整治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,部分区县以占道经营、存在安全隐患等理由,开始逐步清退早餐车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一些正规早餐车消失的同时,大批黑早餐车开始占据原来的位置,而生意都十分红火。

黑早餐摊“攻陷”地铁站口

早上8点多,地铁10号线三元桥站D口外,曾经在这里的3个正规早餐车都已经不见了踪影,而4个无照早餐摊在距离地铁口只有五六米处,闹哄哄地一字排开。有的推着三轮车在卖包子、粥和豆浆,蒸包子的大笼屉就放在身后绿化带的铁栏杆上;有的在现场制作鸡蛋灌饼,等着买饼的人把摊位围得水泄不通;有的摆开了桌子,正在剁肉制作肉夹馍。

被摊位占据的地铁口地面上已是油迹斑斑,食物残渣、废弃餐盒、糊满酱汁的包装纸扔得满地都是。几只苍蝇围着一个脸盆飞来飞去,不时停在脸盆里的茶叶蛋上,见有人上前买茶叶蛋,老板娘随便用手在脸盆上挥一挥,便将被苍蝇爬过的茶叶蛋装进塑料袋递给了顾客。

“来一个肉夹馍。”见有顾客上门,摊主停下正在剁肉的手,用沾满黏糊糊肉汁的手接过5元钱,随手塞进钱袋,又用刚刚抓过钱的同一只手抓起肉汁淋漓的碎肉,往馍里塞去。由于是上班高峰期,5分钟里,就有6拨顾客在摊位上购买了肉夹馍,摊位边装馍的箱子已经空了一半。

“天天在这卖吗?没人查吗?”记者不解地询问。按照规定,地铁站口贵州癫痫科医院哪个最好不允许摆摊设点,不少正规早餐车也因此被清退。

“没人管,我们天天来这卖,一般卖到9点半,有时候卖到10点。”一个摊主告诉记者,晚上他们还上别的地儿接着卖,“哪人多去哪。”

月入近万元超过白领

地铁10号线芍药居站A口的过街天桥在早高峰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。从天桥上往下看,密密麻麻排队进地铁的人群中,一个售卖鸡蛋灌饼的铁皮早餐车隐隐约约露出头来,而曾经在天桥下设立的正规早餐车早已不知所踪。

周口癫痫医院哪个专业

黑早餐车上,黑色的平底铁锅内正“滋滋”烤着8张鸡蛋灌饼,摊位边上的垃圾桶里已经装了满满一桶的鸡蛋壳和穿肉的竹签子,几个顾客正围在摊位周围等着灌饼。摊位的玻璃窗上贴着用A4纸打印的菜单,除了现场制售鸡蛋灌饼外,还售卖粥、豆浆和饮料等。

“生意不错啊!”记者和摊位老板攀谈起来。老板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微凉的早上依然被火炉熏出了一脑门的汗珠。他告诉记者,就是在生意不好的时候,一早上也能卖出100多个鸡蛋灌饼,好的时候至少卖出200多个。“就干到上午9点半就撤摊了,不过昆明治癫痫哪些医院好最近查得比较严,我们8点半就撤了,8点半之前检查的都没上班呢,没人管。”

记者大致估算了一下,只加一个鸡蛋的鸡蛋灌饼最便宜,一个卖3元。如果按每天卖200个,每月卖22天计算,一个月的收入竟然高达13200元。一个普通鸡蛋灌饼的成本按1元计算,一个月只在早上卖鸡蛋灌饼至少可以净赚8800元,收入甚至赶超了一些公司白领。

被清退早餐车躲进胡同

北三环安华桥西的公交车站旁,多年来一直停放在三环辅路边的早餐车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斜放在路边的白色背板,上面手写着密密麻麻的菜单和价目:“烧饼夹鸡蛋2元、鸡蛋灌饼3元、五谷煎饼5元……胡同口内2米……”记者顺着背板的指向往三环路边上的一条小胡同里张望,原来早餐车藏进了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,一群路人将早餐车团团围住,正在排队购买早饭。

“每天早上在这等车的时候就在这个早餐车买早饭吃,一直在西安有看癫痫病的吗这好多年了,不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突然搬胡同里去了。”家住双旗杆胡同的秦小姐每天要步行到北三环的安华桥西车站坐车,她告诉记者,除了等车的乘客在这买早饭,附近好多居民为了图方便,早上也会溜达过来买东西吃,“品种多,价格也不贵,几块钱就能吃饱。”

说起将早餐车藏在胡同里这件事,老板娘显得有些委屈,一边摊着煎饼,一边告诉记者,早餐车一直都是摆在三环路辅路边上经营的,临着公交车站,生意一直不错。“前段时间,突然不许我们在三环边上卖了”,于是她只好将早餐车藏进了附近的胡同里,每天在三环路边上临近公交车站的地方偷偷摸摸地摆个小白板,告诉大家早餐车搬家的消息。“我已经在这卖3年多了,政策老变,说你是正规的,你就是正规的,哪天说你不正规了,你就不正规。卖一天算一天吧,以后谁也说不准。”

短评

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,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。这是伟大领袖在革命胜利前夕的号召。

65年过去,这个号召在某些领域,某些部门眼里,仍然只有前半句。路上拥堵?拆房拓道;街面不整?清报亭禁早餐车。

拿着人民的钱来管理城市,需要的不是破坏者的力量,而是建设者的初心。一味只堵不疏,只会导致报亭走了,野摊来了;早餐车走了,野烧烤地盘大了。联系到前不久本报报道的开往动物园、塞满人的“面包车”,治理小公共10年后,问题不但没好转,反而更可怕,这样的例子还少吗?教训还不够深刻吗?

来源:北京晚报